{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蒙古手游 » 正文

性生活口述:少妇口述她的真实性经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32:22  

老公是经由相亲交往认识的,他在宜兰县是经营民宿的业者,规模并不大,只有一整排由透天别墅改装成十六间的套房。屋内的设备虽然不是很豪华,倒也装璜布置得乾净素雅,且每间房均各具特色,加上地点又紧邻着当地知名的河岸风景区,因此每逢假日时总是一房难求,住客爆满,往往须一个月前预订方可入住,而只有在非假日时方可较为轻松,获得喘息的机会。总之,我们生意是做得还不错的。

他年纪大我八岁,民国五十六年次的,算来快四十岁了吧,相貌黝黑,身材中等,硕壮结实,外表就跟一般务农的乡下人没什么两样,要经深入交谈了解,才可察觉他其实是个心思细腻、非常聪明有智慧的人,跟他的外表完全不搭调。

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虽然只有专科的学历,即使面对着众多三教九流来自全国各地的房客提出一些千奇百怪的问题,往往都能对答如流,让提问的人大多获得满意的解答,甚至有少数来自英、美、日的外籍旅客,他也能微笑着侃侃而谈,沟通无碍跟他们交上朋友,让徒有大学文凭的我常看得是钦服不已。

我们感情很好,因民宿的生意盈利一直很稳定,所以即使工作繁忙,物质上是非常优渥。名下除这些房产外另拥有三辆名车、八位数的现金存款,与几百万的股票与基金投资,生活心情是很愉快的。

他有习练类似帝王功、锁精功……的功夫。我经常被他弄到我筋骨酸软、疲累不堪,「水水」流得到处都是,只能呻吟大叫投降:「噢……不要了啦!不要……」最后他看我可怜求饶的样子,才停止不做。

还记得刚结婚的那阵子,我还曾被他弄到哭得唏哩哗啦,模样哀怨凄惨地表示真的不能负荷,再这样继续,会被他玩死掉。

后来,我意外地渐渐开窍,他的「能干」将我的胃口慢慢养大,从「不堪负荷」戏剧性转变成「乐在其中」,到现在我感觉「如水得鱼」且乐此不疲,心态变化不可谓不大。

我们几乎能想到的,能玩的姿势、花样、场地……什么都去尝试,什么都敢玩,彼此心理与生理默契十足,均获得丰盛充实的快乐。

我们放纵嬉戏做爱,从床上到厨房,到沙发,在我们民宿的三楼窗边……在民宿的公用厕所内、在深夜的顶楼阳台、在山林野溪中、在市区路边有贴深色隔热纸的车上、在乡间草地上……因为场地的变换,因为不再隐密安全,经常会有被看见的危险,我从起先的排斥到慢慢可容忍接受这种刺激,也许真有种另类的快感吧!

他干我,干得我好爽,其中也好像真的有被人看见过,但还好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事。只要一想到身体可能让陌生人窥探,被看见做爱时的淫荡样子,我那里经常都会保持泛滥、湿湿的状态。

美中不足的是婚后已五年多了,我们一直没有生下儿女,虽然经过几家医院的多次检查,我们的身体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问题。我自认相貌身材是很标准的,之前因在台北财团大公司工作很多年,眼光较高,又忙于工作,一直无暇恋爱交友之事,所以将婚姻延误,较为晚婚,但常暗自庆幸,也因为这样,才可与我先生经由介绍相识、相恋,进而步入婚姻。

他年轻时曾从事船员的工作数年,跟着长荣的货轮船队遍游过世界各地,见闻经历广博,平日喜欢看书充实自己,没抽烟、不吃槟榔也不赌博,只偶尔喝点小酒,脾气又好乐于助人,从未见他生气过,即使员工犯了错,他也和颜悦色,慢慢开导,不厌其烦的教到其完全了解工作内容。

他很疼爱我,婚后对我呵护备至,几乎有求必应,我也投桃报李,知足地夫妻彼此互相珍惜,感情日见深厚,除了外表不帅这点以外,他是很标准、很棒的老公。

将我们背景、生活的大致情形稍交代了一番,以下开始要谈一些较私密的事了……嘻嘻!老公的性能力是很棒的,婚后即使我尽量配合他,心底还是觉得做得太过。

我们几乎天天都做爱,除了每月生理期那几天不方便外,每在夜深人静时,我们总是纵情放浪地做爱做的事,常常持续一两个小时,我已经到达高潮顶峰N次了,而他还总是一副意犹未尽、神完气足没有射精的样子。

我们的工作,经常要面对来自各地要投宿的人们。来渡假的男女,大多衣着光鲜、外表打扮亮丽,其中自然有许多的俊男美女,因为来外地渡假,心态大多放松而愉快。老公要求我也跟他们一样,穿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笑容满面的去接待他们。

在夏天,有时穿着低胸短裙的性感衣服做事,即使举手投足间经常会有走光的顾虑,先生反而会赞许鼓励我,因为他认为这样自己不但轻松又凉快,赏心悦目,即使被人看看也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吸引男性房客、招揽生意的作用。

「在外国,女性在天气好时脱光光在户外做日光浴的场景比比皆是,根本没有人会大惊小怪!」他私下常对我表示。我们中国人实在「太假仙」,假道学的人实在太多,明明想看,也喜欢看,在人前却时常装模作样、口诛笔伐。所以,曾住过我这里的房客,有一些是看过我没穿内衣走光凸点过的。

记得有次非假日,生意较清淡,有一对夫妻来我们这里渡假,男的帅,女的美,实在是非常合适登对。我跟老公在大厅接待他们,除了介绍房间、用餐与其它设备之外,也轻松的聊了一会天,气氛非常的融洽愉快。

老公心情甚佳,突在其间向我暗示,使个眼神投向那帅哥先生,我默契十足表示收到,眨眼微笑的回应,随即在其妻不注意或稍离视线时,起身弯腰向那先生解说,或在坐椅时稍回转调整角度,双腿微开朝向着他,老公则砌词藉故离开座位,装作要忙其它事,回到柜台。

我注意到那帅哥先生对我的「不经意走光」有了回应,今天我依然外表穿着清凉,上身细肩带,下身着短裙,里面穿着白色的花瓣胸罩,同一组的丝质内裤亦有着漂亮的镂空的花瓣纹饰,在弯腰时,他窥看着我因领口下垂而露出大半的雪白胸脯。对自己的胸部我是有自信的(34C的尺寸,尖挺饱满的黄金三角比例),不时不经意地向他显露着。

在谈话时,他眼角余光也瞄向我双腿微开的短裙内,他有点脸红……我则在心底窃笑得计,又因有被偷窥私处的刺激感,有点感觉内裤微湿,「那里湿了,那内裤镂空的部份,黑色耻毛都会变得更明显吧?……」胡思乱想着。

尤其同时间老公就在不远处的柜台内冷眼旁观,而帅哥的老婆则坐在旁边,眼望窗外景色却蒙然不知的情形下,「这位年轻漂亮太太,你老公现在正在窥看我的身体呢!」我心底又想着。

事后,他们回到房间放置行李休息,我则回到柜台跟老公说话。老公问我:「小骚货,你有湿了吗?」

我转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狡狯地回道:「没有!嘻嘻……」「没湿?!我不相信!来……让我检查一下!」老公戏谑笑着说道,并马上伸手摸向我的下体。

「哇!不可以……非礼啊……老板非礼女员工啊!救命啊……」我笑着奋力抵抗着,还是被老公的魔掌摸进内裤里翻搅,根本瞒不了他,「他太了解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充实感。」我想着。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